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聲明:我們是澎湃新聞網(www.thepaper.cn)有戲欄目的頭條號,欄目官方微博“@澎湃有戲”,唯一的APP叫“澎湃新聞”。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,謝絕轉載。轉發朋友圈請隨意。

文/澎湃新聞特約記者 王菲宇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電影《鐵道飛虎》中,王凱“綁架”張藍心的場景。

“王凱從后面勒住我的脖子,抱住我,一抱就是一個下午。拍綁架戲的那個下午,是我拍戲以來覺得最幸福的一個下午了?!?/p>

電影《鐵道飛虎》里的這場綁架戲,被女演員張藍心心心念念惦記了大半年,從夏天一直說到冬天。采訪里,這則段子再次被提起。王凱聽到一半,就發出了“哈哈哈哈”的大笑——和《我們戰斗吧》里一樣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王凱參加《鐵道飛虎》提檔發布會。

那天下午,王凱剛和包括張藍心在內的所有演職人員一起,參加完《鐵道飛虎》的提檔發布會。之后又是幾輪視頻、采訪,到我們面對面坐下時,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,王凱也第一次從密集的行程中放松下來。

他坐在沙發上,上身微微前傾,用細長的手指為自己點上一根煙。妝還沒有卸,一身白衣也還沒有換下來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中戲版《唐璜》劇照,王凱飾演唐璜。

2006年夏天,也是一身白衣,王凱登上了中戲實驗劇場,成了舞臺上的浪蕩子唐璜。

那年,他的畢業大戲請來了法國導演卡特琳·馬爾納執導。舞臺上,除了一個圓形的大轉盤外,空無實物。演員們著清一色的白衣,只有幽靈的一角裹進暗沉的黑色。除了服裝,妝容也是煞白的油彩臉,只在眼角處抹上鮮艷的紅色。

這部戲劍走偏鋒,五幕分別由五個不同的男演員飾演唐璜。王凱在第四幕登場。這些,就是王凱記得的全部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中戲版《唐璜》劇照,右為王凱。

王凱并不知道,這段在他腦海中早已逐漸模糊的演出,被粉絲傳到了b站,彈幕超過1400條,熱度遠超其他話劇演出視頻。

事實上,只要是與王凱沾邊的視頻,都不缺少觀眾。

2014年憑《北平無戰事》嶄露頭角,2015年靠《偽裝者》和《瑯琊榜》躍居一線,2016年又通過《歡樂頌》《如果蝸牛有愛情》和《放棄我,抓緊我》持續“霸屏”——這曾經是王凱在走出校園之后夢想的璀璨星途,沒想到的是,發生在預想的十年后。

畢業即失業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大學時期的王凱

雖然記不清畢業大戲的劇情,但王凱記得,自己的畢業季過得有些“兵荒馬亂”。

“學校在拍畢業照,合影,大合影,整個年級都拍那種,操場上烏壓壓的全是人。大家忙著還道具、還服裝,然后辦畢業手續、押金退款,特別混亂。但我當時來不及了,我說我要飛香港去拍戲,就拜托同學幫我退一下這退一下那。我走了,拜拜,拜拜!趕著飛機去了香港?!?/p>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我的狗狗我的愛》中的王凱

在香港拍的是電影《我的狗狗我的愛》,這是他的第一部電影。大部分劇組成員都是香港人,每天按上班時間來開工拍戲,再按下班時間收工返家。王凱一個人住在酒店,“特別無聊”。

晚上沒事,他就出去逛逛。但那時兜里沒幾個錢,“逛著逛著就生氣了,算了不逛了”。

這部電影王凱兩個星期就拍完了,之后是漫長的等待。

大三時,王凱演了第一部電視劇《寒秋》。大學一畢業,他就當起了電影的男主角,還簽了經紀公司。然而接下來的一年里,他一部戲也沒有接到。這時的他才真正明白老師在學校對他們說的“畢業即失業”。

比心理焦慮更難熬的是經濟的窘迫。沒有戲拍就沒有收入,還時不時要去參加紅毯,自己掏一些置裝費?!爱敃r是真的撐不下去了?!蓖鮿P說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丑女無敵》中,王凱飾演“娘娘腔”陳家明。

最落魄的時候,當時一起玩的朋友、現在的經紀人胡苗告訴了他《丑女無敵》籌拍的消息?!八f,劇組正在急招男一號,馬上就要開機了。你挺適合那個角色的,去見見吧?!比欢娒嬷?,留給王凱的角色是“娘娘腔”陳家明?!拔疫€是演了,至少演了就有了收入,至少我有飯吃了?!?/p>

《丑女無敵》拍了4部,每部拍4個月,每年拍2部,中間休息4個月,一拍就是整整兩年。

拍完第一、第二部后,找上門來的都是類似陳家明的角色。這些邀約王凱一個都沒接:“不能再繼續往下走了,真的會被定型的?!?/p>

從黑河知青到北平雙帥

從2010年開始,王凱嘗試接演一些不一樣的角色,逐漸淡化之前飾演的陳家明留給觀眾的印象。

一開始,又是長達七八個月的“空窗”等待。

不久之后,他等來了《知青》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知青》中的王凱

在這部山東影視集團投資、央視播出的電視劇里,他剃平頭,穿軍大衣,啃著饅頭,與梳著偏分劉海、說話時翹著蘭花指的陳家明判若兩人。這部電視劇在黑河拍攝,拍攝周期長,條件又艱苦,拍到中途就有演員堅持不住了。

王凱頗為自豪:“我堅持了下來,至少能吃苦是一定的了?!?/p>

《知青》之后,侯鴻亮帶著《北平無戰事》里的方孟韋一角來邀請王凱?!吧接耙闪⒔浖o公司,那會兒我和前一個公司的合約也快到期了。他說現在《北平無戰事》這個戲有一個角色很適合我,其實這就相當于侯總對我的一個誠意?!?/p>

2014年10月6日,電視劇《北平無戰事》開播。這部糅合了國民黨肅貪、幣制改革、國共諜戰的歷史正劇,播出兩天后就登上了電視劇收視率榜首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北平無戰事》中,王凱(左)飾演方孟韋。

劇中,方孟韋維護兄妹、正直沉穩,他與中戲同學孫之鴻飾演的孫秘書被網友稱為“北平雙帥”。很多沖著劉燁、廖凡等明星看戲的觀眾,到頭來愛上了這兩個角色。

方孟韋在劇中最出彩的一場戲是大鬧“五人小組”。這場戲的拍攝完全是突然襲擊?!爱斕斓耐ǜ胬餂]有那場戲,我們拍的是別的戲。但是那個場景中的演員都是同一組的,導演就問我準備得怎么樣了?!蓖鮿P一翻,臺詞已經背下來了,但是戲還沒有仔細琢磨。

“我問導演,現在要拍這個嗎?導演說看你,如果你沒問題的話,我們就拍。我很好面子,你知道嗎?其實我完全可以說我不行。但是我覺得導演都問了,我就只能說我可以試一下。而且我覺得自己有退路,所以反而抱著一個很輕松的心態去演那場戲。結果一條就過了?!?/p>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瑯琊榜》中,王凱飾演靖王蕭景琰。

拍電視劇《瑯琊榜》時,給胡歌印象最深的就是王凱。胡歌一度十分好奇,幾年前還在《丑女無敵》中扮演“娘娘腔”的王凱,怎么忽然變得這般沉穩?

“我看了《北平無戰事》《知青》,看那兩部戲里和王凱合作的演員、導演,我就明白了?!焙枵f。

用眼睛演戲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黃克功案件》中,王凱飾演黃克功。

拍完《北平無戰事》后,王凱還拍了電影《黃克功案件》。故事雖然是紅色題材,但年輕的導演王放放更希望挖掘人物內心?!八艺f,這個戲,他想把黃克功人性方面的東西挖得更深一點,想做一個不一樣的主旋律戲?!?/p>

片中有一場戲:黃克功被關在監獄里,負責案件的雷經天來牢房詢問他,人究竟是不是他殺的。

那場戲中,王凱幾乎沒有臺詞,全靠眼神和面部表情來演。

“當時導演跟我說了很多,就摳得很細。摳得細不是說他告訴我這個地方要低下頭、那個地方要瞟一眼,而是跟我分析這個人物,他此時此刻是一個什么樣的心情、他經歷過什么、為什么現在被關在這里、雷經天為什么來找他……導演給我分析得特別透徹。所以我很快就能進入到角色的心情和環境中。其實你內心明白了之后,你表達出來的東西,尤其是眼神的流露,就一定會是比較豐富的?!?/p>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病房里的心跳》中的王凱

在2016年新浪微博最美表演的短視頻《病房里的心跳》中,綁滿繃帶、全程沒有開口的王凱,又奉獻了一段用眼睛完成的表演。比起幾年前還有些不知如何走入人物內心的他,這個躺在病床上的消防隊員,眼睛里有狡黠、害羞,充滿了故事。

這大概就是時光給予的饋贈。經歷了蟄伏和低谷,媒體習慣將發生在他身上的經歷寫成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,但是讓王凱自己說時,他會輕輕揮揮修長的手,搖搖頭說:“一切都是經歷?!?/p>

【對話】

澎湃新聞:你對表演的渴望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?

王凱:其實在學表演前,我沒怎么演過。就是上高中的時候,語文課本里有《雷雨》的片段,語文老師想讓同學們把這個片段演一下。我當時特別積極,因為確實想表演。好不容易老師給了這個機會,可以拉著同學一起去攢一個段子,就特別興奮,特別積極。

澎湃新聞:你在其中演的是?

王凱:周平,我只能演周平。這應該是我學表演之前唯一正兒八經演過的一個小品。不是說演過這個才讓我對表演有了興趣,而是我一直想演,想做演員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12月27日,《鐵道飛虎》主演王凱、桑平亮相上海,與影迷互動合影。

澎湃新聞:和家人透露過你的想法嗎?

王凱:透露過。初中考高中時,我就想考武漢市藝術學校。但家人不同意,覺得還是好好讀高中、考個大學比較好。

后來高中畢業時我沒有參加高考,去書店工作了。那時我還參加了一些電視臺的選秀,報班學些東西。然后有一次來北京拍廣告,導演以為我是中戲或者北影的學生。我說我不是。導演就有些驚訝,說你應該去試一下,我覺得你條件不錯。就因為這個事,我覺得既然得到專業人士的肯定了,那我是不是應該去試一下?我就回去把工作辭了,來了北京。當時也不知道學校在哪兒、什么時候開始上課。我就在朋友家打地鋪,然后打114去查這些學校的電話。就這么來來回回地折騰,然而最后也沒有在北京讀成,第一次來北京就失敗了。

后來打聽到,中央戲劇學院那會兒還沒到全國招生考試的時間。當時中戲有一個培訓班,4個月制的,但是已經講了一半的課了。他們說,你要來的話我們可以接收你,但是學費一分錢也不能少。我沒那么多錢,只能跟父母開口。

給父母打電話之前,他們還不知道我把工作辭掉了,也不知道我來北京干什么了,一切都是瞞著他們的。其實你說他們不生氣嗎?當然也生氣。但是沒辦法,我已經辭掉工作了,生米煮成了熟飯,怎么辦?所以他們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,工作辭掉就辭掉了,孩子至少還想讀書,行,咱們就滿足他吧。

后來他們來北京看了一下后,就覺得,還是去上海學吧,那邊有上海戲劇學院,還有親戚,有個照應。我當時滿腦子就想著要學表演,去哪兒學都可以,只要讓我學這個就行。所以就離開北京去了上海。然后在上海讀了一年的進修班。中間放了個寒假。放寒假的時候有藝術院校的全國招生考試,我就一個人又去了北京,開始考學,就這么著考上了中戲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王凱亮相《鐵道飛虎》上海路演現場。

澎湃新聞:考學的時候就是奔著中戲去的嗎?

王凱:那年我中戲、北影都考上了。后來我在北影演講時,我說我是奔著中戲去的,然后臺下一片笑聲。

澎湃新聞:對一般的年輕演員來說,會演比較多的時尚劇、偶像劇。但你從《知青》開始就一直在演正劇,自己有過對戲路的規劃嗎?

王凱:這倒沒有。我當時就是一心想拍好的戲,真的是拍好的戲。不是說自己戲里要多帥,就是想好好地踏踏實實地磨煉演技,多跟前輩合作。這對我的專業來說畢竟是有益的。所以你說這算規劃嗎?我覺得這個不算規劃。但我當時就是這么想的。

《知青》、《北平無戰事》,然后《瑯琊榜》、《偽裝者》,大家也覺得,王凱一直在拍正劇。確實是這樣。尤其是跟山影結緣之后,就一直在拍正劇?;剡^頭來總結,是這么個說法,但是當時不是這么想的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瑯琊榜》中的王凱

澎湃新聞:《瑯琊榜》找到你的時候,就讓你演蕭景琰這個角色嗎?

王凱:當時拿到劇本后,我問侯總我演哪個。侯總說,你先看劇本,然后看你對哪個角色有興趣。當時覺得劇本超級好看,我用了三天時間,除了睡覺、吃飯、上廁所,其他時間都在看劇本。三天里,一睜開眼就看,直到睡覺??赐曛?,我就對蕭景琰這個角色非常感興趣,太能感同身受了!

澎湃新聞:拍的時候有預料過出來以后會這么火嗎?

王凱:預料過可能會火,但是沒料到會這么火。

澎湃新聞:拍《瑯琊榜》時,《北平無戰事》已經播了吧?那時候走在街上,有人認出你嗎?

王凱:偶爾,極其偶爾。更多的時候有人來問,你是演員吧?但不知道我叫什么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偽裝者》中,王凱飾演阿誠。

澎湃新聞:那《偽裝者》里的阿誠是怎么確定下來的?

王凱:要拍《偽裝者》的時候,其實外面有別的戲也找了我。但是我覺得阿誠這個角色很好玩,真的很好玩。他有他吸引人的地方,雖然他們說這個角色在番位上屬于男三,但這些都無所謂,我是覺得這個角色很有挑戰性。

挑戰在哪兒呢?他太多變,他會面對不同的人,在不同的場合下說一些話、做一些事。我看劇本的時候就老會想,他往后會怎么發展,會不會黑化,會不會變成一個叛徒,會不會怎么怎么樣……就是你會覺得這個人物很有趣,他會抓著你往下看。所以當時我就說,這個角色我要演。

澎湃新聞:演了蕭景琰和阿誠這兩個角色之后,以后塑造別的角色會不會有包袱?因為這兩個角色幾乎已經被架在神壇上了。

王凱:不是那兩個角色,是這兩部戲被架在神壇上。不是我個人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鐵道飛虎》中的王凱

澎湃新聞:電影《鐵道飛虎》里,你演的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?

王凱:是以前在軍閥身邊待過的人,當過兵,上過戰場打過仗,會使武器。他們為了完成遺愿,來找我幫忙。

澎湃新聞:這部電影當時是怎么找到你的?

王凱:我不知道是誰找到我的,好像是說這個角色找了很久。后來他們副導演把我的一張照片給導演看了一下,導演就覺得還蠻符合這個角色的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王凱

澎湃新聞:有沒有你特別喜歡、視為偶像的演員?

王凱:有,陳道明,特別是他演的《康熙大帝》。你知道我為什么說我一直特別喜歡陳道明老師嗎?因為我覺得他是能把自己的個人魅力帶入到角色中的演員。你看他演的角色,有一種自己獨有的氣質在里面,就會很吸引人。

澎湃新聞:但除了這種說法,還有另一種說法,說真正演得好的人,是能夠把自己給忘掉的人,你偏向于哪一種?

王凱:我跟你說,是這樣的——你去演一個角色,不可能完完全全把自己抹掉,你多多少少都會帶有自己的影子。為什么說一個演員不可能演所有的角色?因為他是有局限性的。有些角色你能演,有些角色你就是不能演。你整個人從內到外的氣質和感覺,就是完全不適合的。

好的演員是什么樣的呢?他能夠把自己的魅力無限地散發出來,然后融入到角色中去,而且讓觀眾覺得不違和,我覺得這個挺牛的。陳道明老師這一點就做得很好,所以我特別欣賞、佩服他。

澎湃新聞:你剛剛提到,每個演員都有局限性,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局限性在哪兒?

王凱:所以我現在多嘗試,我不嘗試就不知道哪個適合我,哪個不適合我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歡樂頌》中,王凱飾演醫生趙啟平。

澎湃新聞:目前找你的都是些什么角色?

王凱:目前找我的角色更多的是警察、醫生,也就是110、120。我在《歡樂頌》、《如果蝸牛有愛情》里演的就是這一類角色。往往就是,你如果演了一個比較深入人心的某一類型的角色,后面就有很多人來找你演同類的角色,這是一定的。你看我當年演完《丑女無敵》后,那么多人來找我演類似的角色。

澎湃新聞:你現在最想演哪種角色?

王凱:特別接地氣的一些角色。就是那種可能真的需要你去體驗生活、觀察生活,才能把他演好的角色。我現在演警察這樣的角色,基本上沒有什么可能到警隊去跟警察一起工作幾天。所以我就想演那種可以走到生活中、很容易去實地觀察的角色。

這樣的角色演起來看似容易,其實挺難的。為什么?因為這樣的角色演出來,每一個人都可以去評判,因為生活中到處能找到類似的人。你演得是否準確、生動,大家心中都有一桿秤。而不像我現在演的大部分角色,古裝戲也好,年代戲也好,這些角色其實都是自己創作出來的,觀眾也無從考證這些人物平時是什么樣的。所以我就覺得,往更高的表演造詣上去演的話,角色一定會越來越接地氣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《如果蝸牛有愛情》中,王凱飾演警察季白。

澎湃新聞:但你有沒有覺得,對年輕的中國演員來說,可供挑選的角色余地并不大。你想要演平凡的角色,很可能就沒法成為主角。

王凱:本來在中國面臨的題材選擇就不是很多。這是一個大環境。但是話又說回來,其實這就是一場游戲,你懂不懂游戲規則,你在這個游戲規則中如何才能生存得更好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。

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
王凱參加真人秀《我們戰斗吧》。

澎湃新聞:今年除了非常多的影視作品上演,你還參加了真人秀。

王凱:我這個人,其實沒有什么綜藝感。之所以會選擇《我們戰斗吧》,一是我沒有參加過這種大型戶外競技類的真人秀。而且它當時宣傳的美國大片式的拍攝手法、燒腦推理的游戲環節,都是我的菜。再加上謝滌葵導演又是有好作品先例的真人秀導演。

其實真人秀比拍戲難。拍戲有劇本,你演好角色就行。真人秀里,你就是你自己,也是挺有風險的一個事。如果人性或者性格上有些不太好的地方,在真人秀里真的很有可能就暴露出來了。但是我想去玩一把,去試一試。而且我覺得我這個人也不是一個特別壞的人,我也不怕別人知道我有一些什么壞心眼兒,對吧?就是去發現真實的自己吧。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娛樂 » 專訪丨王凱:被架上神壇的不是我,是《偽裝者》《瑯琊榜》兩部戲
用过网络赚钱 辽宁省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推荐600367 山西十一选五数据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怎么玩 甘肃体彩11任选5玩法 网络捕鱼棋牌 一头中特免费资料 上证000001指 20选8走势 奕乐贵州捉鸡麻将